書畫收藏:先分清書畫功能

2014-11-19 16:24:11      來源:揚子晚報
        我多次參加民間鑒寶活動海選,看持寶人抱來形形式式的藏品,渴望獲得一個驚喜,有價值的卻極少,90%以上可用“新、假、破”三個字概括。書畫一項看得最多的不是假的,而是破的。許多晚清民國的書畫,查無名頭,論水準不亞于當代許多有生平記載的美協、書協會員,價格卻賣不出修復的裱工錢。其實這種狀況在一些小型拍賣也常見,見過世面的收藏者往往會斥之為垃圾。無修復價值的破紙片,不作垃圾又能何用?
 
  以前我一直喜歡做好事者,將與我有地域關系的舊字畫收集、考證,并不惜工本裝裱,這種收藏對保護地方文化遺存,豐富地方文化史料是有意義的,而作為投資卻得不償失。有些小名頭的舊書畫存世很多,看看很美,卻收不勝收。我常常詰問自己:如果沒有使用功能,收藏與投資究竟還有什么意義?玉器可以佩戴,瓷器可以擺設,文玩家私都可以使用。唯獨書畫,在文人畫、書畫同源等理論的影響下,創作者可謂汗牛充棟,門檻也低,水準有霄壤之別。但我在鑒寶活動中所看到破字畫,過去是有使用功能的,它作為普遍的家庭裝飾,或案頭勵志,已經完成了使命。
 
  如今書畫的日常使用功能早已遠離大眾,首先是49年后舊文化受到批判,舊字畫從內容到形式都沒有了存在的空間;其次,人口膨脹,生存空間越來越狹窄,舊字畫的大軸形制不適合現代住宅了;第三,裝飾材料的進步,美化室內環境有了多種選擇。所以有些舊式人家將前代人留下的舊字畫一直束之高閣,隨著居住條件的改善,也確有把這些當破爛扔掉的,也許有錯把寶貝當垃圾的。藝術品市場上一些低檔舊貨,主要來源就是舊式人家搬遷。藝術品價格暴漲,觸動了一些人的神經,或許多數來鑒寶的人目前還居住在破舊老屋里,或者真有寶貝的富裕人家早就住上新樓,把寶貝當垃圾扔了。
 
  我一直認為普通藝術品的價格是被傳世珍品給拉升上去的,人們往往好做簡單的類比,忽略前代藝術珍品的歷史價值,忽略前代大師作品被爭相寶之的稀缺性,以為寫得差不多就有同樣價值,畫得有點水準怎么也該值錢。因為藝術品價值認定比較抽象,許多人都以仁者見仁智者見智,或敝帚自珍,為自己毫無價值的收藏或創作辯護。但投資或收藏那些沒有使用功能的書畫,最終總歸會經歷一次價值驗證。特別是當代書畫,如果你仍用之于傳統意義的裝飾,或欣賞把玩,算物盡所用,當無可非議;如果是投資收藏,就要考慮未來誰會欣賞接手你的寶貝?或縱使無人識貨,你確信它有非凡的保存價值。不要當真等待子孫去鑒寶咨詢,才收獲一臉失望,證明你保存了一堆垃圾。
 
  我常想,中國畫起源于裝飾運用,其發展完備即為頂峰,其后在更廣泛的運用過程中,有所豐富,有所拓展。書法的峰巔之作則是文字演變節點的遺存。難以想象書畫在使用功能缺失后,因為前代傳世作品的財富效應,會出現空前發展,能夠制造出鋪天蓋地的傳世佳作,這也不符合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。如果中國書畫未來尚有存在的理由,它一定是精致的、小眾的、滿足特定人群需要的,縱然有可以傳世的,總歸是鳳毛麟角。
 
濱州快一點

報道新聞不厲害,“快一點”報道才厲害!打造濱州本地最具影響力的新媒體平臺!

新聞熱線:18954316306

投稿/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舉報電話:18954311713

魯ICP備11032475號

魯公網安備 37160202000101號

网球公开赛